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资讯

沪伦通倒计时 资本市场开放进入快车道

  5月4日,中国证监会就《证券公司和证券投资pk拾管理公司境外设立、收购、参股运营机构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为证券机构“走进来”加温提速。与此同时,在总结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阅历的基础上,沪伦通机制正在抓紧推进。今年3月26日,中国原油期货在上海上线买卖,同时开放境外机构参与,成为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展开的又一创新举措。

  我国资本市场从最初的艰苦探求理论,到“引进来走进来”,再到与全球主要市场互联互通,成为全面变革开放的重头戏。经过28年的展开壮大,我国资本市场以愈加自信、愈加市场化的姿势融入国际资本市场舞台。

  对外开放大门越开越大

  “当……”一串洪亮的锣声在上海证券买卖所买卖大厅响起,现场礼花四起,掌声经久不息——2014年11月17日,沪港通试点正式启动,沪港两地证券市场完成联通。中国资本市场国际化进程迈入了新纪元。

  从曾经“通车”的沪港通和深港通,到今年有望通车的“沪伦通”,我国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机制不时完善。

  “今天中国的资本市场正以愈加开放的姿势走向世界。”中国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日前在资本市场展开高峰论坛上表示:“能够说,中国资本市场与世界的联合愈加紧密,正日益焕发出蓬勃生机。”

  6月1日起,A股首批股票正式归入明晟指数(MSCI)体系,标志着A股市场加速融入国际资本市场。海通证券首席战略剖析师荀玉根表示,从此,A股正式归入全球资本配置范畴。

  “未来,MSCI将努力了解并鼓舞这些资本市场变革开放的步伐。我希望这能够推进中国A股以更少的步骤更大的范围归入MSCI。”近日,来华访问的MSCI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亨利·费尔南德兹如此表示。

  “中国对外开放的举措是十分棒的。”摩根士丹利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高闻近日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举措能够让更多的国际金融机构参与到中国的资本市场中来。同时,中国的资本市场进一步对外开放,能够让中国企业在公司管理、管理、风险控制以及市场营销等方面,能够更好地与国际接轨。

  事实上,经过28年展开,我国资本市场曾经生长为一个在制度布置、买卖规则、监管方式等方面与国际市场基本接轨并顺应中国国情的资本市场。从企业赴境外融资的初步探求,到 QFII 和 QDII 制度的树立;从引入境外机构,到境内机构走进来,资本市场的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对外开放举措均取得了显著效果。

  “这些对外开放举措,一方面提升了我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化水平和国际竞争力,另一方面支持了国内经济的展开,推进了钱国际化进程,并完成了共赢。”财富证券网络金融部副总经理赵欢近日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联储证券首席投资顾问胡晓辉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与兴隆国度相比,我国资本市场范围相对较小,大量民间资产还处于银行存款状态,这些资金的空转是不利于我国经济转型的。

  “资本市场加大对外开放,做大市场,进而支持实体经济展开,是我国经济展开的必然阶段。”胡晓辉说,一个愈加开放的资本市场,必将推进国内企业壮大。

  至于有人担忧开放竞争,会招致市场无法抗衡海外资本,胡晓辉以为“大可不用”,由于我国经过40年的变革开放,无论是在人才、阅历还是管理方面,都曾经取得了长足进步,抗风险才干大大增强。随着开放的深化,势必会愈增强大。

  “走进来”步伐将更大更稳

  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是不时展开的、动态的、双向的过程。

  “能够预期的是,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大门会越开越大,在‘引进来’和‘走进来’方面的举措会越来越多。”赵欢表示。

  2018年5月4日,中国证监会就《证券公司和证券投资pk拾管理公司境外设立、收购、参股运营机构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该管理办法的其中一条内容,就是维持恰当门槛,支持机构“走进来”。

  事实上,不少境内机构早曾经迈出了“走进来”的步伐。

  来自中国证监会的数据显现,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境内有31家证券公司、24家pk拾管理公司在境外设立、收购了56家子公司。

  而在海外并购以及在境外设立分支机构曾经成为境内机构海外规划的重要伎俩。以证券公司为例,依据2017年年报,在发起设立境外分支机构方面,兴证国际完成H股上市,长江控股已获证监会批准H股上市;在收购方面,中信证券胜利收购里昂证券,华泰收购TAMP龙头AssetMark,光大收购香港老牌券商新鸿基……

  固然如此,业界仍以为,在投资和机构开放方面,普遍存在“引进来”步伐较快,“走进来”相对滞后的问题。

  胡晓辉通知《证券日报》记者,固然近些年我国资本市场“走进来”步伐有所加快,但步伐明显跟不上“请进来”,这是由于我们的市场体量范围还存在缺乏。

  “但我们看到很多企业曾经做出了积极尝试,比如,今年证券公司参股海外券商的案例有加速。”胡晓辉说,“置信‘走进来’会是一个加速的过程。”

  2018年5月份的最后一周,QDII额度再次扩容。

  QDII制度是有条件、有限度开放境内机构展开境外证券投资的过渡性制度布置,于2006年4月份启动。往常,12年过去了,QDII业务快速展开,相关法规和监管体系不时完善;境内机构获批的QDII投资总额度已从最初的不到100亿美圆扩展至2018年5月30日的1015.03亿美圆。

  专家表示,不时扩展的QDII额度背后,是境内机构“走进来”的扎实足迹。

  从扩展对外开放,到吸收国际机构投资者进入,中国的资本市场越来越有“国际范儿”。

  南开大学金融展开研讨院教授田利辉向记者表示,扩展开放水平,吸收国际机构投资者进入沪深股市,有利于营造价值投资的氛围。证券业进一步开放是我国金融自信的表现,能够促进金融变革和金融展开,让内资证券机构逐步增强国际竞争力,也有助于引导更多“聪慧资本”支持实体经济展开。

  胡晓辉提示,在对外开放的过程中要留意把控节拍,固然我们曾经展开很快,但与海外券商相比体量还是很小,壮大要有一个过程。同时,还要加大对非法证券活动的查处力度,避免有人假借开放名义坑害投资者。

  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日前表示,资本市场开放在深度和广度上还将继续推进。他表示,今年将争取推出沪伦通首款产品,迈出世界最大的新兴市场与最长久的国际成熟市场对接的第一步。

  与此同时,作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重要一环,包括上交所、深交所、中金所等在内的境内买卖所与境外买卖所之间的协作也在不时推进。

  今年6月8日,上交所与卢森堡证券买卖所举行协作协议签署仪式,正式启动绿色债券信息通,为资本市场跨境绿色金融合作提供了新的模范;今年5月3日,孟加拉国证券买卖委员会正式批准中方分离体竞标计划,此前,由上交所与深交所组成的中方分离体胜利竞得孟加拉国达卡证券买卖所25%股权。

  2017年6月份,上交所与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国际金融中心管理局署协作协议,将共同投资树立阿斯塔纳国际买卖所;2017年5月22日,上交所和莫斯科买卖所签署战略协作协议,这是上交所初次与国外买卖所签署战略协作协议;2017年1月20日,由中金所、上交所、深交所、中巴投资有限义务公司、巴基斯坦哈比银行组成的分离体与巴基斯坦证券买卖所股权出卖委员会举行巴基斯坦证券买卖所股权收购协议签署仪式,依据收购协议,分离体持有巴基斯坦买卖所40%的股权,其中中国三家买卖所合计持股30%。

  2015年11月18日,由上交所、德意志买卖所集团、中金所共同出资成立的中欧国际买卖所在法兰克福开业,标志着中德双方共同树立的欧洲离岸钱证券市场正式开端运转。这既是钱国际化进程中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上交所和中金所国际化战略停顿的重要标志。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6月12日晚间,青岛海尔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批复,核准公司发行不超越4.6亿股境外上市外资股,每股面值钱1元,全部为普通股。本次发行完成后,可到中欧所D股市场上市。

  “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上交所理事长黄红元表态称,中国资本市场正在步入快速开放的新阶段,买卖所肩负着比以往愈加重要的义务和任务,增强与宽广买卖所之间的协作也显得更为重要。(记者 朱宝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