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资讯

交易所紧盯“新三高”着力化解风险

买卖所紧盯“新三高”着力化解风险

  当前,部分上市公司高杠杆收购、高比例质押和高负债运营“新三高”日益凸显。股东高杠杆收购上市公司控制权后,通常会将所持上市公司股份质押。一旦股市动摇加剧,风险将会被成倍放大,极易招致上市公司控制权再次发作变卦。部分上市公司因运用现金支付收购对价,资产负债率将大幅进步,可能引发债务违约

  近期,部分上市公司债务风险迸发、股东股份被平仓的风险凸显,其背后的主要缘由是上市公司及其股东的高杠杆收购、高比例质押和高负债运营,“新三高”现象已成为扰动资本市场安康展开不可忽视的要素。

  “新三高”日益凸显

  所谓“老三高”问题,是指高估值、高商誉、高业绩承诺给上市公司带来的风险。目前,高估值得到缓解,高商誉与高业绩承诺依旧存在。在“老三高”部分问题得到缓解的同时,部分上市公司高杠杆收购、高比例质押和高负债运营这“新三高”日益凸显。

  例如,在高杠杆收购方面,某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在1年左右的时间内两次易手,两次买卖均属于高杠杆收购。该公司在披露实践控制权变卦的同时,披露10亿元至15亿元的增持计划,涉嫌炒作股价。同时,实践控制人还涉嫌应用隐形关联买卖、违规担保、财务资助等伎俩掏空上市公司,招致上市公司运营堕入严重困境,背负巨额负债和面临多起法律诉讼。

  眼下,经过质押所持上市公司股份融资是股东获取资金的常用方式,一些大股东为了融资需求以至将手中股权尽数质押。2018年1月份至6月20日,多家上市公司披露控股股东或实践控制人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已有7家上市公司大股东所持股份被强迫平仓,触及金额2.05亿元。6月19日以来,近100家上市公司发布了股东补充质押公告。其中,超越50家公司控股股东补充了质押物,补充质押的缘由都是质押股份面临平仓压力。

  目前,高负债运营风险依旧值得关注。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11家深市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超越100%,69家公司资产负债率超越80%,运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消费运营堕入困境。个别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呈现活动性危机,且与上市公司存在关联互保,可能招致上市公司承担连带担保义务。

  多要素致“新三高”频发

  深交所相关担任人表示,盘绕上市公司的高杠杆收购行为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股东高杠杆收购上市公司控制权,另一类是上市公司高杠杆收购标的资产。股东高杠杆收购上市公司控制权后,通常会将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质押。一旦股市动摇加剧,风险将会被成倍放大,极易招致上市公司控制权再次发作变卦。

  业内人士表示,上市公司高溢价收购资产不时是并购重组监管中高度关注的问题。部分上市公司因运用现金支付对价,资产负债率将大额进步,可能引发债务违约。

  “质押所持上市公司股份融资是股东获取资金的常用方式。理想中,部分股东缺乏风险防备认识,在对自身资金实力评价缺乏的状况下,高比例质押股份融资,质押比例以至抵达了100%。在股东资金链慌张的状况下,股价下跌常常成了压死‘高杠杆’的最后一根稻草,招致被强迫平仓,对二级市场股价产生较大冲击,严重影响中小投资者利益。”深交所相关担任人表示。

  北京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院副教授张永冀以为,当公司运营艰难时,杠杆则会加速上市公司问题的恶化和迸发。部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呈现活动性危机,可能招致上市公司承担连带担保义务,进一步推高上市公司负债率。

  多措并举化解风险

  近期的收购案例中,有上市公司的收购溢价率超越10倍以至高达15倍,收购金额超越公司净资产的2倍、3倍。在上述事项的事后审核中,深交所对收购资金来源、融资布置、标的高估值的合理性、业绩承诺、高商誉减值风险、买卖完成后上市公司负债率变化等作了重点问询,最后上述公司均终止了重组事项,高溢价收购风险隐患得到妥善处置。

  关于股东高比例质押以及上市公司滥用停牌权,深交所长期坚持高度关注,真实防备系统性风险。目前,深交所已初步完成股票质押风险监测平台树立,运用科技监管伎俩,及时控制股东质押状况,辨认控股股东能否应用虚假停牌避免平仓。针对某些上市公司大股东质押比例长期达90%以上,且多次以谋划严重事项为由申请股票停牌的状况,深交所多次发送问询函和关注函,请求公司阐明严重事项停顿、收购资金来源、质押股份用处、履约保证比例、预警线及平仓价钱等,真实化解风险。

  关于高比例质押风险的处置,上交所表示,关于最终确需处置的买卖,证券公司也不会简单经过二级市场“一平了之”,更倾向于寻觅有意整体承接股权的主体,经过协议转让达成买卖。关于能够经过集中竞价处置的股份,对5%以上股东、董监高、特定股东的违约处置,仍需恪守上市公司股份减持规则中关于减持时间、比例和信息披露等方面的请求。

  关于上市公司高负债运营,深交所相关担任人表示,深交所密切关注这些公司现金流状况和运营意向,及时向公司发送问询函,敦促公司自查能否存在资金链断裂风险,避免风险积聚。关于呈现无力偿债的状况,将及时请求公司披露债务违约金额、出借计划和处置措施,以维护投资者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