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资讯

江姐受刑图 令人发指的阴刑逼供

\
    出于极端卑鄙的目的,刽子手们在刑讯女犯时,普通不采用过于猛烈的刑法,而是针对女性的生理特性,专挑女人身上最敏感、最脆弱和最富刺激性的部位用刑。   江姐被捕当晚即遭重刑,曾受刑晕死三次,以至被敌人‘阴刑’逼供!所谓阴刑(淫刑),是指那些专对女性阴部即生殖器官所施加的种种折磨,这是一切妇刑中最残酷和最令人发指的刑法,是人性兽化最极端的表现之一。   其中除了乳房之外,女性生殖器官是用刑最集中的部位,简直一半的妇刑都是针对这一特殊部位中止的。呈现这种现象的缘由是不言自明的,这就是大多数审问者都具有一种性虐心理,他们审问女犯绝不只仅是为了获取口供,而是借审问之机、经过对女性肉体的折磨来寻求刺激和发泄兽欲。   同时,也由于生殖器官是女性最敏感和最感珍惜的部位,对这一部位施刑,任何女人、特别是未婚的年轻女性都难以忍耐。 在“中美协作所”特训班的审问技术课中,刑讯女犯是一项特殊内容。   其中有这样一个案例,被作为阅历传授给学员:有一位名叫李萍的女谍报员,被捕后遭受了连续两天的酷刑拷问,但一直不肯招供,即便是剥光衣裤加以欺负,也绝无屈从的表示。于是,打手们决议采用最残酷的刑法,对她的生殖器官施刑。   他们用香烟头烫她的阴唇、用针刺她的阴蒂、将电线插入阴道中对对她施用电刑……。最后,当打手将一根烧得通红的铁棍捅入她的下身时,这位以顽强毅力忍耐了众多酷刑的年轻姑娘,终于无法再坚持下去,被迫招出了口供。   从这一事例不难看出,这种灭绝人性的兽刑是何等地难以忍耐。因而,当用其它刑法不能得到口供时,行刑者常常会对女犯的生殖器官下手,把这种兽刑作为治服女犯的最后伎俩。   针对女性生殖器官的刑法能够说是种类繁多、不胜枚举,而且其残暴水平令人发指。除了前面曾经例举过的几种之外,常用的还有如下一些:   滕条抽阴户:这是德国人发明的一种妇刑。行刑时,首先剥光女犯的衣裤,将其上身捆绑在椅子上,然后由两人分别提起女犯的双腿,向两侧翻开(或者用绳子捆住双脚向上吊起)。接着,行刑者手持滕条照女犯的阴部用力抽打,待打得皮开肉裂之后,再将盐水或酒精洒在伤口上。   钢丝捅尿道:与上面刑法相似,将女犯的双腿翻开,然后将一根细长的钢丝插入女犯的尿道,向里面猛戳乱捅。由于女性的尿道狭窄而短小,在钢丝的捅扎下,不只会产生极大痛感,而且会使神经产生竭斯底里的哆嗦。 火烧曹营:用打火机或火柴烧烤女犯的阴部,或者将火柴、纸卷等插入阴道后用火点燃。   刷洗阴沟:用牙刷或特制的铁刷子伸入女犯生殖器,在阴道壁上用力摩擦,然后再向里面注入盐水或辣椒水。   冲下水道:将胶皮管子插进女犯的阴道,然后接在自来水龙头上,开足水向里冲灌。有时也将胶皮管子接在装满辣椒水的橡皮球上,然后挤压橡皮球,使辣椒水进入女犯的阴道。 拉大绳:这是我国东北的土匪发明的一种刑法,即是将女犯剥光后吊起,然后将拧成股的麻绳夹在女犯的两腿之间,由人在前后拉动,直拉得女犯的阴部血肉含糊。   老鼠钻洞:将装着老鼠的大口瓶扣在女犯的阴道口,然后用火烧烤瓶子。为了规避灼热,瓶内的老鼠便会连嘶带咬地钻入女犯的阴道。
  生孩子:这是东南亚一带常用的妇刑。刑具是一种伸缩性很大的特制胶管,用刑时,将胶管未启齿的一端抹上润滑油,插入女犯的子宫。然后用气筒朝另一端打气,待插入子宫内的胶管如皮球般收缩起来之后,再慢慢地向外拉出。   除上述刑法之外,用棍状物捅扎女犯的阴道,更是一种运用十分普遍的妇刑。在此基础上,一些刽子手还进一步发挥发明,发明了许多特制的刑具和特殊的刑法。 例如,在格勒战役中,一名苏联女兵为掩护伤员撤离被德军包围在阵地上,在子弹打完之后,不幸落入德军手中。为了从她嘴里得到所需求的情报,他们将苏联女兵带回驻地,用酷刑中止拷问。   不幸的苏联女兵受尽摧残和折磨,最后被德国人用一种叫做“推磨”的刑法活活折磨死: 残暴的敌人将苏联女兵的衣裤扒光,捆住双手吊在一棵树上,在她的身下立起一根伎俩般粗细、一头削尖的木棍,使木棍的尖端抵在她的两腿之间。接着,他们一边审问,一边将吊绑女兵双手的绳子一点点地往下放,使削尖的木棍直插进女兵体内,然后推进她的身体慢慢旋转。   木棍在女兵体内越插越深,致使阴道被搅烂,子宫被穿透,最后整个身体被竖插在木棍上。 总之,上面所罗列的只是近百种妇刑中最普通和极特殊的例子,但仅此便能够看出,一旦人的兽性毫无节制地迸发出来,各种悲剧便会发作。而在这中间,最凄惨的莫过于女人。一个女人、特别是年轻女性,一旦被作为刑讯对象,什么人格、威严、贞操等等便不复存在,等候她们的只能是兽性的欺负和令人无法忍耐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