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资讯

王震王胡子血洗新疆 王震在新疆平叛杀了多少人

\
王震   王震的终身,是绚丽辉煌的终身,在六十多年的反动生活中,王震不懈追求,无私贡献,特别在新疆,更是发挥出了他人不可取代的作用。   王震王胡子血洗新疆   王震以当代左宗棠自喻,当年王震在新疆很有震慑力,三岁小儿啼哭,只需说王胡子(王震)来了,便能止啼。王震主要是建国后运营新疆,对民族团结分子中止铁腕打击,才有小孩止啼一说。   盛世才在1944年黯然离疆,赴重庆任国府农林部长。但不久遭弹劾。后曾一度在西安做胡宗南的高参。旋即逃台,因积怨过多,在台北深居简出,简直不与外界交往,1970年7月13日在台北病逝。   王震带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第二军和第六军进入新疆的时间是1949年深秋,此时盛世才早已分开新疆,自然也就不会和王震作战。新疆是战争解放的,驻扎新疆国军在新疆警备总司令部陶峙岳将军带领下战争起义,因而解放军入疆没有什么战役。   王震与新疆联络很紧密是由于他在五十年代初期,作为西北局派驻新疆的大员,肩负着新疆党政军大权,自然对解放初期的新疆局势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而同时期的新疆,不但有旧政权剩余分子的暴乱和破坏,更有泛突厥泛伊 斯 兰的“双泛”分子武装叛乱。北疆的大范围武装叛乱到1953年前后才逐步肃清,而南疆的武装叛乱在50年代中期依然猖獗。在当时全国中止镇压反反动的浪潮下,新疆也大范围肃清叛乱分子。需求留意的是关于这一点,新疆还没有内地某些省份例如广西伎俩强硬,但由于新疆地广人稀,且中间还夹杂着民族关系,所以王震的名声就显得突出。   当时解放军进新疆,王震是一野第一兵团司令,而进疆部队就是一兵团的第2军和二兵团的第6军,而第2军就是王震的老部队359旅,王震也是第2军首任军长。后来南疆军区就是由第2军军部机关改编的。解放军在进疆过程中基本没有战役,能够说是战争处置。王震的铁腕与广岛的原子弹有某种相同之处——看似残酷,实践是比较仁慈的做法。假如没有原子弹,日本必将抵挡到底,中止外乡决战。估量美军伤亡至少十万,而日本军民伤亡至少五十万。两枚原子弹总共伤亡才十万,两相对比还是原子弹“仁慈”。 王震在新疆道理也是一样。   王震在新疆开杀戒是由于他一个心腹师长行军途中拉队一会,被叛乱分子杀害,同时各地都有经常零星被攻击事情,才入手的,等毛知道遏止曾经干了几个月了,整理的差不多了。   
      王震在新疆平叛杀了几人
  王震在平叛问题上绝不手软,对顽固分子格杀勿论。乱世当用重典,不用霹雳伎俩不显菩萨心肠。事实证明王震的强硬在当时的确起到极大威慑作用,王震平叛后,新疆直到80年代后期都没有发作任何叛乱;   解放前夕,中国人民解放军势不可当。特别是经过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之后,国民党的主要军事力气遭受重创,彭德怀的第一野战军也以强劲的态势横扫大西北,中国共产党完整占领了战争的主动权。1949年6月,国民党寄予厚望的长江天险告破,全国解放已是指日可待。见大势已去,一方面将主力撤往台湾以求东山再起,一方面固守边陲以作困兽犹斗。他将地域选择重点放到了陕南、陇南、广西等地,经过组织纠结当地土匪,应用山险地形作最后的困兽犹斗。特别是新疆一地,在路卫兵看来更是蒋介石所倚仗的重中之重。新疆远在西北边陲,地域宽广地形险峻,各民族又融杂汇合,民情十分复杂。特殊的地域和历史沿革培育了这里复杂的政治局面,历来政府也是力所不及鲜少统筹。如何处置新疆问题就摆在了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面前。   一野张网待发,毛泽东力图和解。1949年9月,彭德怀指挥一野歼灭了盘踞兰州、宁夏的马步芳、马鸿逵主力,解放了陕、甘、宁、青四省的宽广地域,翻开了进军新疆的通道,构成张网进发之势。此时驻扎新疆的国民党军队便分为两派:一是以新疆警备司令陶峙岳和新疆政府主席包尔汉为首的力主战争派,在政治上倾向于共产党;另一派是以国民党骑兵第5军军长马呈祥、整编第78师师长叶成,以及第179旅旅长罗恕人为首的血战到底派,此三人控制一半的驻疆部队,反共态度十分坚决,誓与国民党共存亡。当此情形,争取陶峙岳就成为关键的一步棋。   1949年9月北平谈判期间,毛泽东亲身约请商谈战争处置新疆问题。并希望张治中能争取陶峙岳起义。陶峙岳是张治中任新疆省政府主席时约请去做的警备司令,对张治中很尊重。在张治中的争取下,陶峙岳与包尔汉彻底下定战争起义的决计。马呈祥、叶成、罗恕人见大势已去,转道印度逃往香港,起义障碍扫除之后,陶峙岳与包尔汉联名给毛泽东、发出了起义通电,走出了新疆战争解放的第一步。   战争解放后的新疆并不宁静。新疆在整体上固然战争解放,但是新疆地域形势依然很复杂。新疆旧有的中央权力“赶走汉人”、树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团结思想不时阴魂不散,这种政治思潮在新疆部分地域影响很深,他们经过各种团结伎俩,中止团结破坏活动。当时的团结权力主要有三股:   一是阿不都拉大毛拉在伊犁的叛乱。阿不都拉大毛拉秘密树立了“大突厥主义伊斯兰党”,并派人到迪化(今乌鲁木齐)、喀什、阿山(今阿勒泰)成立分支机构,该组织四处宣传“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思想,权力展开很快,到1950年上半年,已展开到8个小组共计1500人,他们积极谋划暴乱,散布独立的谣言、标语及传单,试图树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   二是乌斯满及其跟随者的暴乱。大地主乌斯满及其心腹主要活动在新疆东部的山区和牧区,先后在昌吉、奇台、哈密、绥来(今玛纳斯县)、景化(今呼图壁县),迪化(乌鲁木齐)以及甘肃、新疆、青海三省交界处发起武装暴乱,并裹胁成千上万的牧民跟随其暴乱;   三是穆罕默德·伊敏的团结权力。穆罕默德·伊敏是南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谋划者之一,他长期逃亡国外,1946 年被国民党政府委派回新疆,出任新疆分离省政府委员兼树立厅厅长。他应用合法身份在南疆和田等地公开宣传和怂恿团结思想,并组织武装谋划了多起叛乱活动。   毛泽东多措并举,力图保管和解成果。在这种复杂的形势下,毛泽东在新疆倾注了大量心血,采取了一些列的措施:一方面他电令起义的陶峙岳和包尔汉要“维护好民族团结和中央次序,与人民解放军协作,废弃旧制度,实行新制度。”以稳定来之不易的战争成果;一方面约请新疆中央反动指导人、新疆捍卫战争民主同盟主席赛福鼎参与政治协商会议,以争取得到新疆民众最普遍的支持;再就是在新疆新政府成立时,毛泽东制定少数民族当家作主的准绳,致电:“政府改组,包尔汉仍应为主席。委员应是汉人占少数,维族及其他民族占多数”,并将细致比例定为2比3。   毛泽东选中“王胡子”坐镇新疆平叛。除以上措施之外,为了彻底消灭新疆的顽固剩余,毛泽东还布置了最为关键的一步棋,那就是选派王震亲身坐镇新疆平叛。王震率第一兵团挺进新疆,不负众望,顺利的停息了各地叛乱,充沛证明了当时这步棋是走对了。毛泽东当时之所以选中王震去坐镇新疆平叛,在路卫兵看来,有以下五个缘由:   一是毛泽东十分注重新疆问题。新疆靠近苏联、蒙古和中亚战略要地,国防位置极端重要和特殊。新疆问题能否处置好关乎到中国能否能具有一个耐久稳定的大前方。毛泽东在与彭德怀、王震谈到新疆问题时说:“我们那位老乡左文襄公()说‘若新疆不固,则蒙部不安,匪特陕甘山西各边时虑侵轶,防不胜防,即直北关山,亦无晏眠之日。’这话是有道理的,对干新疆问题,应该惹起我们的特别注重。”而将如此严重的任务交给王震这个湖南老乡,是放心的,他对说的一席话充沛证明了这一点:“左宗棠曾留下了一句诗,‘新栽杨柳三千行,引得春风度玉关’,王震同志,我希望你到新疆后,能够超越左文襄公,把新疆树立成美丽丰饶的乐园。”   二是王震熟习西北战事。王震先是在西北野战军任纵队司令,一野成立后又任兵团司令员兼政委,能够说不时坚持在西北作战,对西北的天文和战事十分熟习;   三是王震带出的部队有韧劲。王震任359旅旅长时,发扬“自给自足,艰苦斗争”的反动肉体,把处处荒山没有人烟的南泥湾变成“四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的陕北好江南,不能不说王震带出的部队是百折不挠的;他带的部队在延安捍卫战中表现的同样顽强而韧劲实足;最突出的是1944年冬,王震率4000人自延安动身,渡黄河,越长江、突破敌军重重围堵,抵达湘粤边境开辟新区。此行历时两年,行程27000余里,阅历大小战役300余次,开创了我军史上的又一奇迹,此举被毛泽东盛赞为我军的第二次长征。这没有刚强的毅力和韧劲是做不到的;   四是王震打仗作风强硬。王震外号“王胡子”,性格火爆,雷厉盛行。打仗素以骁勇善战、作风强硬著称。他在平叛问题上绝不手软,对顽固分子格杀勿论。乱世当用重典,不用霹雳伎俩不显菩萨心肠。事实证明王震的强硬在当时的确起到极大威慑作用,王震平叛后,新疆直到80年代后期都没有发作任何叛乱;   五是王震有勇有谋。王震一方面对叛乱分子坚决打击绝不姑息,一方面遵照毛泽东“严惩元凶,宽待兵士”的指示,掌控大局,运筹帷幄,疾速翻收局面。他还采取了给维族人民分土地、解放妇女权益、取消多妻制等一系列遭到新疆民众反对的措施,在政治上争取了主动,极大地孤立了叛乱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