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资讯

陆贽论审察群情 陆贽的经济主张

陆贽
陆贽   作为唐朝著名政治家、政论家,陆贽还是很有功劳的,他执政期间,指陈弊政、废弃苛税,挽救唐王朝危局,在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都提出了自己的主张。深得世人赞颂,有人将他比作、等历史上有名的宰相。   陆贽论审察群情 唐德宗
唐德宗   出自《资治通鉴》:“德宗问陆贽以当今切务。贽以乡日致乱,由上下之情不通,劝上接下从谏,乃上疏,其略曰:“臣谓当今切务,在于审察群情,若群情之所甚欲者,陛下先行之;所甚恶者,陛下先去之。欲恶与天下同而天下不归者,自古及今,未之有也。夫理乱之本,系于人心,况乎当变故动摇之时,在危疑向背之际,人之所归则植,人之所去则倾,陛下安可不审察群情,同其欲恶,使亿兆归趣,以靖邦家乎!此诚当今之所急也。”   唐德宗向陆贽讯问当今最为急切的事务。陆贽以为,昔日招致变乱,是由于上下之情不相通。劝说德宗接触下情,服从谏诤。于是他进上章疏,大约是说:“我以为当今最为急切的事务,在于细致察明众人的心志,假如是众人十分喜欢的,那么陛下先去实施它;假如是众人十分憎恶的,那么陛下先去除掉它。陛下所喜欢和憎恶的与天下人相同,而天下人不肯归向陛下的事情,从古到今,都是没有的。普通说来,治与乱的基本,与人心密切相关,何况合理变故发作、人心动摇时,处于风险疑虑、人心向背的关头!人心归向,就会万事复兴;人心离异,就会万事倾危。陛下怎样能不审察众人的心志,与他们同好同恶,使民众向往归附,以安定国度呢!这一点就是当前所最为急切的啊。”   陆贽的经济主张 陆贽
陆贽   均节赋税   为了缓和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日益激化的矛盾,处置国度的财政经济危机,陆贽上疏提出:“均节赋税恤百姓六条”,系统地论述了恢复和展开封建经济中止改进的思想。   养人资国   他主张维护在消费力中起决议性要素的劳动力,指出:“建官立国,所以养人也;赋人取财,所以资国也,故立国而不先养人,国固不立矣。”所谓“养人”就是说要使劳动者能够继续生存下去,有一个从事奴役性劳动的条件。他反对对农民中止敲骨吸髓、毁家取财的极度剥削,以为这是统治阶级“厚其所资,而害其所养”,只顾眼前利益而不顾久远利益的做法。他强调必需求“等以厚生之业”。“祖先事而借其暇力,先家给而敛其他财。遂人所营,恤人所乏,借必以度,敛必以吋。”只需这样才干使简单的扩展再消费成为可能,才干使国度的财政收入得到保证,抵达“养人以资国”的目的。   陆贽主张采取以下一些改进措施:限制土地兼并,“凡所占田,约为田限”。实行轻徭薄赋,要“量人之力”征收赋税,降低剥削率,十分取一,“裁减租价,务利贫人”。恰当减少“贪富悬绝”的庞大差别。“微损有余,稍优缺乏,损不失富,优可赈穷”,使“贫弱不至竭涸,富厚不至奢淫”。节约国度开支,“量入以为出”,运用度有节。以为“不节则虽盈必竭,能节则虽虚必盈”。为了“啬用节财”,他提出“窒侈欲以荡其贪风,息冗费以纾其厚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