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资讯

上市公司国有股统一监管体系成型

  国务院国资委、财政部、证监会日前分离发布《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监视管理办法》(以下简称36号令),与2016年出台的《企业国有资产买卖监视管理办法》共同构成了掩盖上市公司国有股权和非上市公司国有产权,较为完好的企业国有资产买卖监管制度体系。

  值得留意的是,在构成统一制度、统一规则的同时,36号令严厉分级监管和合理设置管理权限,将中央国有股东转让上市公司股份事项下放给中央国有资产监视管理机构,并将企业的内部事项,以及一定比例或数量范围内的公开征集转让、发行证券等部分事项,交由国度出资企业担任。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36号令将于今年7月1日起正式实施,三部门目前正在抓紧会同各地国有资产监视管理机构和各国度出资企业做好配套衔接工作,其中包括产权管理信息系统完善、肯定合理持股比例的细致办法等。剖析人士以为,36号令的出台不会招致上市公司国有股减持显著增加,不会对资本市场的稳定产生影响。

  三部门构成统一制度

  早在2007年,国资委、证监会就分离印发了《国有股东转让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管理暂行办法》,尔后又陆续出台多个规范性文件,对国有股东与上市公司中止资产重组、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发行证券等事项中止规范,多文件共同构成了现行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管理的制度体系。

  不过,随着国资国企变革进一步深化,这一制度体系难以完整顺应企业展开和国资监管的需求。国务院国资委研讨中心副研讨员周丽莎指出,比如国务院国资委和中央国资委之间的相关权责分配,尚未完整契合国有资产分级管理准绳。不同类型的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管理事项,还分别适用不同的制度,短少集中统一性和权威性。另外,一些细致的买卖规则也需求进一步完善,比如上市公司吸收兼并、国有股东以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出资等行为,还没有明白的制度规范。36号令的出台强化了对上市公司国有股权变动行为的规范。

  “36号令对之前的制度体系中止了整合、查漏补缺,构成了统一的部门规章,进步了制度的权威性、集中性和执行性,对避免国有资产流失、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强化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管理具有严重的理想意义。”国务院国资委研讨中心副研讨员黄亚玲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解释说。

  湘财证券副总裁兼研讨所所长李康也表示,发文主体除原来的国务院国资委和证监会,增加了财政部,统一了不同实行国有资产监管职责的机构关于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的监管规则,愈加权威全面,对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的监视愈加完善。并且,减少重复,细化流程,进步可操作性。

  放权中央和企业

  在统一制度、统一规则的同时,36号令还强化分级监管。此前,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管理事项基本依照国有资产分级监管准绳,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视管理机构和中央国有资产监视管理机构分别中止审核,仅触及国有股东转让上市公司股份事项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视管理机构统一担任审核。此次调整后,中央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管理事项,将全部交由中央国有资产监视管理机构担任。

  据周丽莎引见,2017年5月发布的《国务院国资委以管资本为主推进职能转变计划》提出43项受权,其中包括受权中央国有资产监视管理机构担任中央上市公司的国有股权管理事项。此次触及的国有出资企业范围更大,与财政部所监管企业统一相关政策。

  “此次调整后,管理的权限和职责愈加明白,国企分级管理、分层担任迈出重要一步。”李康倡议,下一步在细则的制定方面,要对中央国资委承担的职责中止完善并做出愈加细致、更具可操作性的规则,将权责更好地分离在一同,使得国企变革真正深化下去。

  此外,为进一步进步监管效能、提升国有资本配置和运营效率,36号令将国有企业的内部事项,以及一定比例或数量范围内的公开征集转让、发行证券等部分事项,交由国度出资企业担任。依照放管分离准绳,明白国资委经过信息化伎俩增强监管,由国度出资企业审核批准的事项需经过管理信息系统作备案管理。

  “这实践上也表现了国资国企变革中简政放权、放管分离的准绳,这种调整赋予了国度出资企业运营决策更多的自主性,促进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充沛发挥决议性作用。”黄亚玲说。

  依照36号令请求,国有控股股东的合理持股比例(与国有控股股东属于同一控制人的,其所持股份的比例应兼并计算)由国度出资企业研讨肯定,并报国有资产监视管理机构备案。肯定合理持股比例的细致办法由省级以上国有资产监视管理机构另行制定。《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当前国务院国资委正在尽快研讨制定肯定合理持股比例的细致办法。

  不会构成国有股减持激增

  “这份文件固然规范了上市公司国有股权变动,但是大部分规范内容都是前期文件的持续,譬如第五章无偿划转和第六章间接转让的部分,与前期发布的《国有股东转让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管理暂行办法》分歧。主要还是权限上作了一些调整,其他的改动并不大。整体来看,受权和调整的幅度不大,不会给资本市场稳定构成影响。”周丽莎表示。

  黄亚玲剖析称,证监会对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已有明白规则,上市公司国有股权变动须严厉恪守减持规则,36号令出台不会招致上市国有股显著增加。而且,在授予国度出资企业一定自主运作空间的同时,国有资产监视管理机构将经过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管理信息系统,对上市公司的股权变动中止全过程监管,有利于统筹把握国有股权变动节拍和力度,避免国有股权集中变动对股票市场的影响。

  李康也以为,首先,36号令是对原分散在部门规章、规范性文件中的相关规则中止的整合集中与补充完善而修订构成的统一部门规章。其次,36号令规范的上市公司国有股权变动,既包括减持也包括增持。此外,借助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管理信息系统,能够更好地统筹把握国有股权变动节拍和力度。所以,从整体上看不会对资本市场稳定产生影响。“应该置信,国有股东有意愿有才干做好有义务的股东。资本市场的安康展开,对包括国有股东在内的一切股东的‘命运共同体’来说,既是他们展开壮大的基础,也是经济展开长治久安的保证。”(记者 王璐 杨烨)